以“一帶一路”節點城市群建設為引領協力推進江蘇“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

高質量推進“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不僅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江蘇在“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指示要求,而且也是江蘇充分發揮“一帶一路”建設與長江經濟帶發展、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等國家戰略相疊加的優勢,推動江蘇高質量發展,加快建設“強富美高”新江蘇的重要戰略舉措。江蘇在“一帶一路”建設中雖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是要盡快確立江蘇“一帶一路”交匯點的優勢,最終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一帶一路”交匯點,江蘇必須擴大向東開放優勢,做好向西開放文章,以“一帶一路”節點城市群建設為引領,形成分工合理、優勢互補、各具特色、協力推進的“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的新格局。

一、江蘇“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取得的成績

自從“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江蘇在“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中已經取得了不小的成績。截至2018年年底,江蘇企業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投資項目1701個(約占全省的25%);中方協議投資額162.6億美元(占全省的23%);與“一帶一路”沿線50個國家和地區開展對外工程承包業務;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實現進出口全覆蓋,2018年貿易額約占全省的22.2%;標志性工程中哈(連云港)國際物流基地、上合組織(連云港)國際物流園的建設和運營良好;2018年連云港港實現海鐵聯運吞吐量33.9萬標箱,累計發送中歐(亞)國際班列827列,全省1220列;國外產業合作園區,如中阿(聯酋)產能合作示范園、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的建設進展順利等。

二、江蘇“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存在的問題

作為經濟大省和開放大省的江蘇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優勢和作用并沒有得到充分發揮和體現。總體上來說,向東開放優勢沒有得到充分發揮,向西開放沒有完全開篇。各地在“一帶一路”建設中一定程度上存在著定位雷同、惡性競爭的情況,如中歐(亞)班列開行的就有連云港、徐州、南京、鹽城、南通、蘇州等城市,不僅造成整體合力不夠,而且有的班列難以為繼;有的地方一味跟風,不顧自身條件,盲目對外投資;在爭建國家自由貿易實驗區、跨境電子商務實驗區等高水平開放載體上相互競爭,造成整體受損。就江蘇省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主要城市而言,各自的表現也差強人意。

連云港:作為“一帶一路”標志性工程的中哈(連云港)國際物流基地和上合組織(連云港)國際物流園的引領性和影響力不夠高,中歐(亞)班列運行數量雖然增長加快,但是在全國的占比逐年下降;連云港以港口、鐵路和航空為主體的國際綜合交通體系尚未完全建立;國際化海濱城市建設滯后,港產城融合發展不充分;連云港的戰略支點作用不夠強,城市的整體實力位于全省倒數第二位,2018年地區生產總值僅為2771億元,比最后一位的宿遷市僅多21億元。

徐州:作為“新絲綢之路經濟帶”東段重要節點城市的開放度不夠高,如高水平開放園區建設剛剛起步,如徐州綜保區剛剛實現封關運營,新沂保稅物流中心剛剛通過聯合驗收; 東西雙向開放,特別是向西開放的空間有限,2018年中歐班列開行僅僅100列;中心城市集聚輻射能力還不強,城鄉二元結構明顯。

南通:作為我國首批沿海開放城市的南通,坐擁江海聯運的優勢,但是總體上港口優勢沒有得到發揮,向西開放沒有開篇;港口功能發揮不足,2018年南通港完成集裝箱吞吐量125.39萬標箱,其中外貿航線集裝箱吞吐量僅完成36.16萬標箱;南通-阿富汗海拉頓班列2016年開行后無法繼續而停運;港產城融合發展不足,濱江主城區首位度和競爭力不強,影響了全市的集聚輻射能力。

南京:作為經濟大省的省會城市,城市的整體實力與江蘇在全國的地位不相稱,2018年全國城市排名第11位,落后于部分中西部城市;交通樞紐地位和首位度不高;對外開放度不夠高,外貿依存度約為35%;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國際化程度不夠高,外籍人士僅1.7萬名,駐寧國際機構數量偏少,國際社區和國際學校建設剛剛起步,醫療機構的國際化水平低;尚未形成國際性消費城市和旅游城市。全球化與世界城市(GaWC)研究網絡發布《世界城市名冊2018》,南京位于天津、杭州、成都之后,位列第94位;向西開放文章剛剛開篇,2018年開行中歐班列142列,與合肥的141列相當,低于同樣位于東部地區的義烏320列、廈門的175列,但遠遠落后于中西部的武漢423列,鄭州752列,重慶1442列、成都1587列。

如何盡快確立江蘇“一帶一路”交匯點的優勢,初步形成高水平對外開放格局,進而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一帶一路”交匯點是一個十分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三、“一帶一路”節點城市應具備的功能

從我國40年改革開放的歷程來看,我國走的是一條從不均衡發展再逐步轉換到均衡發展的路子,如對外開放首先從東部沿海地區開始,逐步形成全方位對外開放格局,經濟發展也是一樣,東部地區先發展起來,逐步帶動中西部的經濟發展。因此,江蘇“一帶一路”交匯點的建設也必須走一條從不均衡發展到均衡發展的路子,即集中力量、整合資源,打造幾個具有引領力、支撐力、增長力和擴散力的節點城市,以節點城市群為引領,形成分工合理、優勢互補、各具特色、協力推進的“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的新格局。

節點城市從區域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具有增長極的特點和功能。在區域合作中,在初期,增長極發揮著集聚功能(極化效應),在增長極發展到一定程度后,其擴散力將超過集聚力,這種擴散力(擴散效應)將帶動整個區域經濟的發展。因此,區域經濟的發展離不開增長極的培育。但是,作為“一帶一路”交匯點的節點城市,不僅要具備一般增長極的功能,而且要承擔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國家對節點城市要求的功能。從這種意義上來講,江蘇“一帶一路”交匯點節點城市的選擇要考慮如下四方面的因素:第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區位優勢;第二,在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中的地位和作用;第三,在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戰略中的地位和作用;第四,在江蘇沿海開發戰略中的地位和作用。

鑒于上述因素,江蘇能被列為節點城市,進而逐步打造成節點城市群的城市應該有四個:連云港、徐州、南通和南京。

四、江蘇“一帶一路”不同節點城市的功能定位

從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所處的區位優勢和應發揮作用的角度來看,上述四個節點城市的功能定位有所不同。連云港是“一帶一路”戰略支點城市,徐州是“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城市,南通是“一帶一路”新的重要出海門戶,南京是“一帶一路”重要樞紐城市。

連云港:“一帶一路”戰略支點城市。連云港是我國首批沿海十四個開放城市之一,是江蘇的唯一海港城市,是新亞歐大陸橋的東橋頭堡,陸橋過境運輸量曾超過全國的80%,2018年連云港港實現海鐵聯運吞吐量33.9萬標箱,國際班列開行827列。“一帶一路”倡議首個標志性項目“中哈(連云港)國際物流基地”落戶連云港并運轉順利,上合組織(連云港)國際物流園建設順利推進并初顯成效。因此,將連云港定位為“一帶一路”戰略支點城市,就是要通過連云港這個支點,向東撬動“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向西撬動“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因此,“一帶一路”戰略支點城市不僅要求自身要強,但更重要的是服務于撬動國家乃至世界“一帶一路”建設的服務功能。因此,“一帶一路”戰略支點城市更強調的是服務功能。連云港服務于“一帶一路”建設的能力大小將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江蘇 “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的貢獻和影響力。

徐州:“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城市。徐州作為溝通東西、連接南北的重要交通樞紐,是淮海經濟區的中心城市,經濟規模較大,2018年地區生產總值突破6755億元。將徐州定位為重要節點城市,就是需要徐州拓展雙向開放空間,成為江蘇向西開放的門戶。徐州這個節點城市建設的成效和發揮作用的大小將直接影響到江蘇做好向西開放文章的成效。

南通:“一帶一路”新的重要出海門戶。南通也是我國首批沿海十四個沿海開放城市之一,江海交匯,經濟規模較大,2018年地區生產總值達8427億元,是上海的北大門和上海港的北翼港,是長江經濟帶的戰略支點。南通雖然是江蘇省三大出海港之一,但是港口的規模不大,特別是集裝箱吞吐量小,港口功能發揮不足,限制了江蘇向東開放優勢的發揮。將南通打造成江蘇新的出海門戶,不僅是江蘇進一步擴大向東開放優勢的新舉措,而且也是江蘇貫徹國家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戰略和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的重要體現。

南京:“一帶一路”重要樞紐城市。南京作為省會城市,不僅是江蘇的政治、經濟、科教、文化中心,而且也是長三角地區和長江經濟帶的重要中心城市。將南京定位為“一帶一路”交匯點重要樞紐城市,就是要通過樞紐城市的輻射作用,帶動其他三個節點城市的快速發展,進而在江蘇形成“一帶一路”節點城市群。南京在江蘇的影響度、在都市圈的輻射度、在長三角的中心度不僅將決定著江蘇“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的達成度,而且還將影響長三角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和長江經濟帶的發展。

五、打造“一帶一路”節點城市群的關鍵舉措

節點城市的建設毫無疑問存在著共性,如,壯大經濟規模,促進動能轉換,推進產業升級和加快城市建設等,但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功能定位不同決定了不同節點城市建設的著力點和關鍵舉措應該有所不同。

(一)連云港建設“一帶一路”戰略支點的關鍵舉措

戰略支點在“一帶一路”建設中要發揮“撬動”國際資源的作用。因此,連云港戰略支點建設的著力點在提升其服務能力。因此要采取以下幾個關鍵舉措:一是要繼續加大以港口為中心的集海、陸、空、河和管道于一體的綜合運輸體系建設;加快高鐵網絡建設,形成快捷舒適的對外交通通道;加快“一帶一路”物流信息化建設等。二是要高起點加快東部城區建設,將其建設成為現代化的海濱城區(江蘇的外灘),成為區域性的商務中心、金融中心和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盡可能將市行政中心牽至東部城區。三是以中哈(連云港)國際物流基地、上合組織(連云港)國際物流園、國家東中西區域合作示范區等為載體申報中國江蘇(連云港)自由貿易區(港),打造與戰略支點相匹配的高水平開放平臺。四是大力發展以石化產業為核心的臨港產業,壯大戰略支點城市的經濟實力。五是東西聯手,打造陸海聯運通道,特別要加強與霍爾果斯市的聯系,可以考慮東西聯手打造自由貿易港。六是打亮“一帶一路”會展和論壇品牌,提升戰略支點的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

(二)徐州建設“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城市的關鍵舉措

徐州這個節點城市主要功能是依托區位優勢做好向西開放文章。因此,要采取以下幾個關鍵舉措:一是要繼續提高徐州的交通樞紐地位,形成全方位立體化綜合交通網絡體系。二是要以發展樞紐經濟為引領,將樞紐優勢轉換為經濟優勢,壯大節點城市的經濟實力,打造“一帶一路”高水平產業集聚區。三是要以打造內陸自由貿易港為目標,建設區域性多式聯運中心,建設高水平鐵路物流園、航空物流園、電商物流園等物流基礎設施;推進國際郵件互換局、“外貿港”“無水港”建設;加快徐州綜合保稅區的建設,爭取設立空港保稅區等。四是穩定中歐班列運營,整合省內中歐(亞)班列,使之成為中歐(亞)班列集散中心。五是發揮工程機械制造優勢,推進國際產能合作,支持徐工巴西工業園申報省級境外產業合作集聚區。

(三)南通建設“一帶一路”交匯點新出海門戶的關鍵舉措

南通新出海門戶的建設是為了“一帶一路”交匯點擴大向東開放新優勢。因此,要采取以下幾個關鍵舉措:一是要把通州灣建設上升為省級發展戰略,按國際先進標準加快推進通州灣港區規劃建設,引進大產業,打造高能級灣區經濟。二是要以長江經濟帶戰略支點和上海大都市北翼門戶城市目標,加快構建空鐵、江海聯運港口等集疏運體系,進一步提升交通樞紐能級,發展樞紐經濟。三是要積極對接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加大與上海在產業、科技、人才等方面的對接力度,盡快融入大上海經濟圈。四是要加強北沿江城市的聯系,特別是與南京市聯系,加快建設北沿江高鐵。五是復制推廣上海自貿區的體制機制創新經驗,建設高水平開放園區。

(四)南京建設“一帶一路”重要樞紐城市的關鍵舉措

南京樞紐城市能級的大小不僅將影響其他三個節點城市的建設,而且還將決定江蘇作為交匯點整體的影響度。因此,南京要采取以下幾個關鍵舉措:一是要全面提升自身的城市功能和首位度,特別是在江蘇的影響度、在都市圈的輻射度、在長三角的中心度。推動江蘇省域交通網絡由過去的“井”字方格網,向以南京為中心的“米”字形放射結構轉變;推動江蘇由“多中心”結構,向“省會南京中心樞紐”結構轉變;推動南京由過去“單純側重接軌上海”,向“主動輻射帶動和接軌上海并重”轉變。二是要扎實推動和提升南京對外開放水平和國際化程度,特別是加大引進外國機構進駐南京的力度和國際人才交流的力度;發揮南京科教優勢,使南京成為“一帶一路”國家的人才培養基地。三是要爭取在江北新區設立中國(江蘇)自由貿易試驗區南京片區。四是要爭取成為國際消費城市試點,打造國際消費名城。五是要提升城市功能品質,加快建設“美麗古都”,使南京成為世界旅游名城和文化名城。

江蘇將通過優先支持連云港的戰略支點建設、徐州的重要節點城市建設、南通的重要新出海門戶建設和南京的重要樞紐城市建設,形成“一帶一路”交匯點的節點城市群,同時發揮其他城市,如蘇州、無錫、常州等在國際產能合作上的優勢,協力推進“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深化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合作,最終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一帶一路”交匯點。(文 / 宣昌勇)

(作者系江蘇海洋大學商學院院長、教授、經濟學博士)


大陸橋視野雜志社 , 版權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為原創丨未經授權禁止刊登、 轉載! 以“一帶一路”節點城市群建設為引領協力推進江蘇“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
喜歡 (1)or分享 (0)
發表我的評論
取消評論
表情 貼圖 加粗 刪除線 居中 斜體 簽到

Hi,您需要填寫昵稱和郵箱!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ag真人视讯交流群